写坏了的佛系推手团年会宣传稿

这一年。
我感觉我的生命在成长,顺着冥冥中安排好的路径在成长。
有时候看照片,我会觉得自己越来越陌生,正在变成另外一个人。
有一部分的我不受我的控制,去变成了另外的一个人。
剩下一部分,则是坐在这里,写一篇文章,试图告诉你我们接下来要做的这个佛系推手团年会是怎么回事。
无论如何,决定做这个年会,是因为一种责任下必须做出的承诺!
因为,我们需要有这样的一个年会,来让世界知道我们的存在,知道我们在做的事情,知道我们在经历的成长。
你们对我,意味着责任与承诺,而我对你们,意味着信心与方向,我不惧怕责任也不惧怕引领方向,但我害怕我是错的。所以我越来越慎重乃至保守,以至于喜欢沉到事物的底层去寻找更安全的基石。
你们对我,就像我的弟弟和妹妹,就像我的晚辈,我不希望不好的事情降临到你们身上,但同时也深知,该经历的你们都一样要经历,我徒劳的像麦田里的守望者。
有那么一群小孩子在一大块麦田里做游戏。几千几万个小孩子,附近没有一个人——没有一个大人,我是说——除了我。我呢,就在那混账的悬崖边。我的职务是在那儿守望,要是有哪个孩子往悬崖边奔来,我就把他捉住——我是说孩子们都在狂奔,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往哪儿跑。我得从什么地方出来,把他们捉住。我整天就干这样的事。我只想当个麦田里的守望者。
这个世界越来越快,机会和陷阱都是越来越多,我更倾向于躲开那些机会一样的陷阱,当然,也有更多人喜欢冒险,喜欢挑战。他们有的靠运气胜出了,而大部分最终则沦陷在一个又一个的陷阱里面,我看不到他们了。有时候我会想念他们,但是大部分时间我和其他人一样遗忘了他们。
我是在为佛系推手团的年会写一篇推广文案,可是,我写成了这样,一篇文章从第一个写出来,就像被生下来的孩子,不按照父母的意愿生长了。谁能想到这篇丧气的文字是出自一个被称作传销头子的人之手呢?
丧吗?据说现在的孩子们喜欢丧,因为他们无事可做,既没有必须要做的事,也没有想要做的事。尼玛我自己也是啊······
和你们大多数人不一样,我比较老了一点,相应的欲望也少了一点,不那么喜欢大房子大车子啥的了,所以赚钱的欲望就少了很多。所以我也的确很丧。

标签

发表评论